当前位置: 首页> 价值投资>

奥马哈的启示(四):认识理性

2021-04-18 16:50:39 来源:美股百科网 0

前面谈了理性对于成功投资的重要性,现在再来深入探究到底何为理性。

“理性”一词是对于人脑处理具体事务的是做出的决策的过程而言。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把人脑的这种加工过程分为系统一和系统二。简单的打个比方来说,系统一就是猛张飞,做事情草率,不思考,我们把这叫做“自主心智”。系统二则是诸葛亮,总是深思熟虑,反复推敲,这叫做“反思心智”。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可以意识到,绝大多数人的绝大多数时刻,都是系统一在发挥作用,比如在游泳时,在骑自行车时,在迈步走路时,这些动作反应不需要大脑的思考就可以进行。人类大脑的处理能力有限,所以,人类大脑遵循的原则是,能不用就不用,甚至该用脑时也不用。由于人们的基本倾向是默认低消耗的处理机制,因此人们成了非理性的“认知吝啬鬼”。当代生物学哲学的奠基者之一大卫·霍尔幽默地说:“人类似乎遵循这样的规则,只有当其他一切都失败时,才让大脑参与进来。”更严重的是,里歇森和博伊德在进化的起源问题上提出了同样的观点:“实际上,所有的动物在严峻的选择压力下,都难以避免愚蠢的选择。”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人类发展与应用心理学的国家首席教授基思·斯坦诺维奇(Keith E.Stanovich)在他的著作《理商:如何评估理性思维》中说,“类型一过程包括情感反应,通过先验学习而形成的自动反应,条件反射,以及由进化形成的适应性模块。这些机能可以使人类应对许多情况,但现代生活中仍有许多问题是这些机能不能解决的。”

这些类型一不能解决的问题,就需要大脑的加工系统二来解决。那么,斯坦诺维奇说的这些问题都包括哪些呢?他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决定从事的职业领域,从事哪一份工作,与谁结婚,如何投资,定居在何处,如何置业,以及是否要孩子。当我们几十年后回看人生时,也许正是这几个简单的问题,决定了我们人生的全部。从数量上来说,我们一生做过成千上万个决策,而这些支配我们一生的决定,大概只有二三十个。剩下的几千几万个决定,就是瓦格纳所说的“熨洗衣服类决策”。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在人生的关键时刻,我们需要大脑的加工系统二,也就是需要理性。

说到这里,都是在大脑决策层面对理性进行认知。实际上,斯坦诺维奇教授还从意志力角度去理解理性,他说,“通俗意义上的意志力指延迟满足或是那些促使我们做出不符合长期利益决策的本能反应。因无法正确评估即时回报与延迟回报,许多人无法实现目标最大化。例如,酗酒、暴饮暴食或过度透支信用卡购物,都说明了这一点。从长远来看,一个人肯定更喜欢保持清醒、饮食节制并保持低额度的信用卡透支。然而面对美酒、甜点和正在打折的商品时,短期欲望会战胜长期偏好。”所以,理性往往和较强的意志力相关。

理性在人生每一步重要的时刻,都扮演了极为重要的决策,在投资行为中,固然也是如此。格雷厄姆,巴菲特,芒格,菲利普·费雪,还有约翰·梅纳德·凯恩斯,他们在投资决策中,都尽量努力让自己保持了高度的理性。

推荐阅读